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单位概况|通知公告|工作动态|纪检新闻|宣传教育|法规制度|作风建设|警钟长鸣|资料下载|廉政文化
关于做好2017年元旦春节期... 01-06
我校新任厅级领导干部廉政... 12-28
中央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强化... 12-23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 12-23
陕西理工大学关于严肃职称... 11-10
更多>> 
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朝阳路陕西理工大学纪委办公室
邮编:723000
电话:0916-2641591
Email:jiw@snut.edu.cn

 
警示案例
刘家坤受贿案:蜕变,源于"总开关"出了问题
2015-05-28 12:03   审核人:

  “我受贿时,情妇是工具载体,是操盘手、是仓库。我受贿的所有钱物几乎全部是通过情妇实现的,从而形成了情妇收钱物、我利用权力为行贿人办事谋取利益的局面……”

  “担任县委书记时间一长,我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开始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顶不住奢华生活的诱惑……”

——刘家坤忏悔录

  伙同情妇在短短6年时间里就创下迄今为止安徽贪官受贿数额“最高纪录”。10月10日,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及其情妇赵晓莉涉嫌共同受贿2929万余元一案,在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据办案人员介绍,刘家坤受贿案发后,他与赵晓莉并没有像其他贪官与情妇那样互掐互咬、推脱罪责,而是表现出“忠贞不渝的真情”。刘家坤向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写求情书,说赵晓莉是个“无知的社会上生活的女人”,是他贪念的“受害者”,因他牵连入狱,孩子流落乡村托农户照看,希望司法机关能对她从轻处罚,让她得以照顾他们幼小的儿子。赵晓莉则每每见到检察官,都哭着询问刘家坤的身体如何,并托办案人员带信对刘家坤说,是她的贪心害了他……

  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剥去情感的外衣,刘家坤与赵晓莉的情人关系决定了他们利益共同体的命运。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他们在为贪的模式上脱不了一个弄权、一个收钱的窠臼,一点儿也不新鲜。

  勤勉廉洁

  荣誉和教训曾让他警醒

  1999年8月,刘家坤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阜阳市,直接被安排在环保局局长、党组书记的位置上。在担任环保局长的三年间,他勤廉敬业,创造出不凡的业绩,被安徽省有关方面评为“勤廉兼优干部”,到全省各市巡回作先进事迹报告,一路鲜花、掌声伴随。

  2002年前后,王怀忠(阜阳市原市委书记、安徽省副省长,因犯受贿罪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发,牵扯出阜阳市国土局窝案,刘家坤临危受命,担任了国土局局长。他改任国土局长一年后,他的胞兄、阜阳市中级法院原院长刘家义受贿案发,并被判刑入狱。此时的刘家坤被鲜花、掌声激励着,也被胞兄血的教训警示着,发誓永远“牢记宗旨、勤勉廉洁”。

  刘家坤的蜕变与堕落始于他与一名叫赵晓莉的房地产女老板的相识、相恋。赵晓莉197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1983年随父母回原籍阜阳生活,做过鞋子和手机批发生意,1999年注资800万元成立阜阳亿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亿达小区等工程,成为阜阳有名的千万富姐。

  2003年,赵晓莉有意承揽开发阜阳市建设大厦工程,与时任国土局长的刘家坤开始接触。30岁出头的赵晓莉是一名单身女子,魅力四射,令刘家坤怦然心动。两人日久生情,终于有一天“走到了一起”。

  刘家坤觉得“赵晓莉是女老板,跟我相好绝不会为了钱。我傍上这样一个富婆至少不会在经济上出问题”。他们“爱的果实”儿子刘小山出生以后,赵晓莉还做起刘家坤的“全职太太”。随着小山慢慢长大,刘家坤觉得让小山在阜阳生活、上学,难免有人背后指点议论,便让赵晓莉带儿子去上海生活。去上海后,赵晓莉一次次在刘家坤面前抱怨,要他和原配离婚。可是刘家坤总是说:“现在不行,等以后我退休了再说吧!”刘家坤有时见她伤心难过,也心酸落泪,便说:“我对不起你们娘俩,你为我付出的太多了。”

  心理溃堤

  开发商终于发现了“敲门砖”

  刘家坤担任太和县委书记时,太和正进入一个大开发、大拆迁、大建设的时期。一些试图用金钱开路但却在刘家坤面前碰壁的老板,知道刘家坤在阜阳有一个叫赵晓莉的情妇后,便找到了“敲门砖”。

  2008年,一个叫康建平的人多次来到刘家坤的办公室,说太和县莲蒲路和复兴北路地区环境脏乱差,他想对那块旧城进行改造开发。可这事一拖就到了2010年3月。康建平从河南郑州某拍卖行花了156万元买来一幅名家画的观音画像,找到刘家坤并旧事重提。没想到刘家坤第二天就托人把画退了回来,康建平意识到,刘家坤果然是“勤廉兼优”,靠给他送钱送物不灵,必须另辟蹊径。

  康建平打听到阜阳女房地产老板赵晓莉是刘家坤的情妇后,便于2011年春节期间两次来到正好回阜阳过节的赵晓莉家,共送给赵晓莉现金500万元、价值176万余元的金条12根和之前曾被刘家坤退回的观音画像。

  看到康建平如此慷慨,赵晓莉便把情况跟刘家坤说了。刘家坤一听,当即告诉赵晓莉,康送钱肯定是冲着他来的,钱赶紧退掉。赵晓莉一听就哭了,跟他吵着说,我跟你老刘这么多年,没名没分,你这也不让我干,那也不让我干,你工资也不给我一分,让俺娘俩坐吃山空,以后生活怎么办?面对此情此景,刘家坤的心理防线轰然溃破。

  康建平很快找人做好了改造项目详细规划和效果图拿给刘家坤,并说他已经融资,钱不成问题。刘家坤马上就打电话,把分管副县长李某叫来介绍给康建平。2011年3月至5月,经刘家坤安排,太和县政府三次召开城建联席会议研究启动莲蒲路和复兴北路旧城改造项目。刘家坤还要求县政府将此项目纳入当地2011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并组织县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由政府具体实施。项目启动后,刘家坤多次打电话或当面安排政府有关部门支持康建平,加快推进这一项目实施。

  为了感谢刘家坤、赵晓莉的帮忙和继续获得支持,2011年8月,康建平再次到赵晓莉家中送给其现金200万元。

  “投资回报”

  十天获得1000万元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阜阳某置业集团董事长柳海龙在太和晶宫大酒店宴请贵宾,特请刘家坤出面作陪。席间,刘家坤故意谈到“北上广”的房价如何昂贵,大城市的生活及孩子教育如何好等问题。散席以后,柳海龙单独送他下楼,悄悄跟他说,如果你在上海买房,我可以资助你。刘家坤当时只是笑笑,没有明确表态。

  那几天,赵晓莉正好从上海回来小住,刘家坤便向赵晓莉提及此事。二人商议觉得直接拿柳海龙的钱不安全,就让赵晓莉找柳海龙具体商量操作办法。赵晓莉与柳海龙联系,转达了刘家坤以投资的方式收取高额回报,然后再到上海买房的意图,柳海龙当即表示同意。2011年1月7日,赵晓莉借款1000万元转入柳海龙置业集团下属的通海公司账户,转款后,赵晓莉即告知了柳海龙。

  过了几天,赵晓莉又打电话给柳海龙,称其已经在上海看好房子,需要用钱。2011年1月17日和18日,柳海龙安排置业集团向赵晓莉指定的账户转款共计2000万元,其中1000万元是本金,另1000万元是“投资回报”。

  操作如此之快,让刘家坤不免感到有点吃惊和害怕。赵晓莉说她用的是别人的名字,刘家坤就默认了。

  2012年1月,刘家坤与柳海龙参加安徽省两会,柳海龙在酒店宴请他,说可以再资助其一些在上海所购房屋的装修费用。2012年1月19日,柳海龙将现金300万元送交赵晓莉。而赵晓莉并未将柳海龙前后所送的1300万元用于在上海买房,而是借贷给某公司使用。

  柳海龙的巨款当然不是白送的,他需要得到数倍的回报。刘家坤对此心知肚明。

  2011年11月,刘家坤在柳海龙的通海公司承建的民安路工程审计时向审计部门打招呼。2012年初,刘家坤主持召开城市建设专题会议,就通海公司项目的土地出让金缴纳问题形成了对该公司有利的会议决议。

  其时,柳海龙还正在开发太和县城长征路东侧6万平方米的大润发商城。这个项目不仅未批先建,还擅自改变商住比例。施工过程中,因地上有高压电线,供电部门不准施工。刘家坤召集常务副县长、分管县长、规划局长、城建局长等一干人马开会,提出了非常明确具体的要求,柳海龙的这项工程因此很快便办理了规划许可证,并顺利施工。

  慌忙退赃

  攻守同盟亦不堪一击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至2012年间,刘家坤采用情妇收钱他办事的办法,除收受康建平、柳海龙巨款外,还先后收受建筑商韩某450万元、褚某价值95万余元的宝马730轿车一辆、太和县某制药公司35万元原始股以及在太和县搞土地开发的外籍客商杨某垫付赵晓莉母子移民香港的手续费16万余元,累计受贿总金额达到2929万余元。

  2011年10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在太和县开展为期一个多月的巡视。刘家坤立即让赵晓莉把收受康建平的1000万余元现金及物品全部退了回去。

  2012年中秋节前后,刘家坤获悉省纪委要对他展开调查的消息,立即安排赵晓莉回阜阳找康建平,让他做好接受省纪委调查的准备。刘家坤还在一天下午专门把康建平叫到办公室,拐弯抹角地问起赵晓莉退钱物的事。康建平说:“钱和东西都还给我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无论谁找我问,我都会说跟领导(你)没关系。”

  2010年上半年,太和县建筑商韩某通过赵晓莉的儿子赵大虎认识了赵晓莉,并且5万、10万、50万、100万地送钱,说太和县大通路拓宽工程项目很快招标,让赵晓莉跟刘书记说说,让他的公司中标。赵晓莉收了韩某的钱,就给刘家坤吹起了“枕边风”。刘家坤于是向太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赵某打招呼帮助韩某公司中标。

  韩某因长期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导致农民工到县委集体上访。那天正好是书记接访日,刘家坤与农民工“面对面”。农民工们反映说,韩某说他的工程是跟县领导合伙干的,光送给县委一个领导就400多万。刘家坤一听吓了一跳,回去赶紧让赵晓莉把450万元退还了韩某……

  刘家坤在惶惶不安中让赵晓莉退掉了康建平、韩某、褚某等三人行贿的款物1582万余元,并与另两名“可靠”的行贿人柳海龙、杨某订立了攻守同盟。可没想到,当在广州准备带儿子到香港“避难”的赵晓莉被带回来后,这样的攻守同盟很快便不堪一击了。(文中除刘家坤、赵晓莉外,均为化名)

  链接

蜕变,源于“总开关”出了问题

  “自毁前程、身败名裂、家庭破碎、众亲蒙羞、身心交瘁、牢狱之灾”,10月10日,安徽省宿州市检察院承办刘家坤、赵晓莉一案的公诉人总结出众多贪官弄权给自己所带来的六大恶果。

  是什么让刘家坤这样一个曾经有口皆碑的好干部,在不过十年的时间里,就与众多落马贪官并无二致呢?办案检察官认为,思想是行动的先导,人的“总开关”一旦出了故障,其结果就只能是“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这一共产党员的职业操守,变成了“权为钱所用、利为己所谋、情为乐所系”。

  刘家坤的蜕变,实事求是地说,是从与赵晓莉发展成为婚外恋情关系开始的。刘家坤将赵晓莉视为红颜知己,随着两人关系的确定、稳固以及二人之子的出生、成长,为了给孩子在上海提供“优质教育”和“未来生活保障”,刘家坤受贿从被动到主动、从消极到积极、从顾虑重重到受之坦然,终至“破”了纪录。

  刘家坤受贿案情披露后,一些人抱之以同情,认为他栽在赵晓莉这个女人身上,感慨“红颜祸水”。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思想根子上出了问题,才会去追求享乐、向往奢靡、腐化堕落。只不过赵晓莉的出现,正好击中了刘家坤思想上的“软肋”,是刘家坤走向人生反面的一贴催化剂。

  办案检察官表示,作为县委书记,刘家坤个人手中所拥有的权力过于集中,各种监督对其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是最大的腐败。”这种过于集中而又不受监督的权力,可以让其在一县之内为所欲为,通过亲自召开会议、现场办公、向有关部门打招呼、提要求、做安排等多种方式,就轻而易举地在承揽工程、征地拆迁等事项上,为行贿人谋取利益。

  监督一旦失灵,权力就会失控。在太和县,刘家坤对于所有党政工作事无巨细一把抓,且独断专行,不按规矩办事,不按程序决策,终于“做成”了其人生最失败的一笔“交易”。(吴贻伙 王绍智)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陕西理工大学纪委办监察处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东一环路陕西理工大学(南区) 联系电话:0916-2641591 0916-2641897

邮政编码:723000  电子邮箱jiw@snut.edu.cn